亚博集团

亚博集团_第一物流全媒体9月23日讯(微信:cn156news)  8月初,阿里巴巴发布集团上半年财报,菜鸟网络第二季度净亏损4.8亿元,比起上季度的2亿元净亏损刷了一倍多。“这解释菜鸟的发展节奏更加慢了,”提及此事时,菜鸟网络CEO童文红脸上挂着微笑,没一丝失望,“亏钱是因为新的业务在拓展。”  与之比较不应的是融资速度,今年3月,这家公司在正式成立的第三个年头,宣告已完成首轮融资,融资金额超强百亿元,估值近500亿人民币。

投资方还包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、淡马锡控股公司、马来西亚国库控股公司、春华资本等多家机构。  2014年年中,菜鸟业务月上线。目前,平台每天产生的包覆数量在4000万-5000万单左右,淘宝和天猫平台上的订单也完全全部在菜鸟上运营。  “从阿里巴巴前台到资深副总裁”,这个励志故事曾鼓舞很多人,但背后的现实版本并非如此:2000年,童文红转入公司,当时只有五六十人,她负责管理行政,部门只有三个人,“公司没专门的前台,我就兼任着,只不过是做到行政工作。

”童文红回想。  在那之后,她先后负责管理客服、置业,再行到如今的物流,在阿里巴巴十六年,童文红一大半的时间都在跟钢筋、水泥、仓库做事。童文红性格开朗、神态精彩,很不会考虑到周边人的情绪。

  但也有那么几个瞬间,如手持的手势,与合作伙伴博弈论时有死守有攻的战略,透漏出有她强势的一面。菜鸟网络CEO童文红  1、焦灼  今年年初,菜鸟搬了乐佳国际大厦,这里离阿里巴巴集团所在的杭州西溪园区将近两公里,1000多人产于在两栋十多层的高楼里。

童文红的办公室在其中一栋的顶层,窗外是参差林立的写字楼,童没什么时间看风景,她的时间被严苛区分,每天来回于会议之间,调侃是“操心的命”。  比起于菜鸟筹划初期的迷茫和烦躁,眼下的辛苦让人做事很多。

2011年初,在北京的一次物流会议上,马云声援“让中国物流转入新时代”。口号喊出去了,怎么做?马云没有想要明白。

做到不做到物流在集团高层辩论已幸,品牌商每次躺在一起的时候,物流无以被吐槽,很多问题在当时的模式下无法获得解决问题。  外界一般将物流视同于租车,后者通过几年的市场化竞争早已发展成熟期。但物流还很领先,它的范围远大于租车,还包括仓库管理、落地配上等环节,这也是商家仅次于的痛点。

在淘宝和天猫平台上,每天交易量上千单的商家不在少数,为了延长在路上的时间,他们偏向于在大城市周边自辟仓库,将出售频率低的产品存储其中,以延长发货流程。  随着规模逆大,仓库管理的问题就不会突显,自己管还是雇人管?自己管效率较低,社会上又没低水准的仓配管理公司,最后仓库出了烫手的山芋,扔到也不是,不扔到也不是。  返回杭州总部,马云又专门开会总裁会议商量物流的事情,物流是电商的下游,是放在天猫事业部做到,还是独立国家出来?赞同前者的更好,但马云指出放到天猫里面,就无法反映物流的重要性。

会上没商谈出有结果,不得已停止不了了之。  比起于阿里系由,京东核心竞争力之一在于自营的物流团队,但必要结果是京东员工已多达十万,根据京东2016年第二季度财报,每日单量大约为400万件。

仓储不会沦为京东再次扩展的门槛。所以从一开始要做到物流,马云的点子就是合作,而非自营。  2012年9月10日,马云在网商大会上宣告月进占物流行业,与所有公司根本性决议一样,马云的点子在集团高层引起争议,反对者指出:“过去十年阿里巴巴未曾投身于物流,某种程度发展得很好,未来十年再不可以不管。”  当晚颁奖典礼前的饭局上,马云把银泰集团创始人兼任董事长沈国军、童文红等几个人冲到一旁,明确提出让童文红来的组织筹划。

  这不是马云第一次把重任转交童文红。2007年10月之前,童文红在公司仍然负责管理客服业务,忽然就被马云徵去负责管理园区建设,童对钢筋水泥不感兴趣,“连自己家的翻新都没有怎么管。”  “整个团队也没有人不懂,光是一封卖电梯的邮件就转来转去,商量很幸。

”童文红回想,但也不能硬着头皮接下来。她寻找时任首席人力资源官的彭蕾,“这个项目做完后,期望能返回总部做到业务,或者就卸任了。

”  之后就是一个相接一个的看地、拿地,这个园区还没已完成,新的园区又要动工。等把园区工作过渡完了之后,童文红开始筹划菜鸟的业务。

2013年5月,阿里巴巴宣告与银泰集团、复星集团,以及五家快递公司合资正式成立菜鸟网络,注册资金50亿人民币,银泰投资16亿,占到股32%,名列二股东,仅有在阿里巴巴之后。  从一开始,马云就具体菜鸟要做到平台,用信息化的手段管理物流的各个环节。没有想要明白怎么做的时候,就滚着必需做到的杀掉。在菜鸟正式成立之前和最初的一年,团队在全国不少地方拿地,当时曾有媒体报道“菜鸟回头稍,可怕拿地”。

童文红不坚称当时的迷茫,“商家最缺的就是各地的仓库,所以我们就再行拿地,但怎么拿,拿了之后怎么办都就让明白。”  最初,菜鸟创立团队成员主要来自有所不同企业。一部分创立成员的逻辑是零售、百货路线,另一部分人则就是指电商、互联网角度思维,有所不同的产业背景和企业文化,让各方一开始连交流都经常展开不下去。

“扯着扯着就扯远,他们不会说明并不是为了守住阿里巴巴线上的做生意,我也没指出他们是这个意思。”童文红说道。  谈及最后,双方一拍桌子,不欢而散。

再行坐下会议桌前,“再行要务虚,展开心理疗伤,却是都没蓄意”。最初的半年,没什么进展的业务、陈旧的交流让童精疲力尽,一度指出菜鸟腊不下去了。  童文红最敬佩马云的是“勇于拍板”,“虽然他也不告诉自己对不该。

”童笑着说道。她寻找马云,马云当面要求将天猫物流划出到菜鸟体系里。童文红有些犹豫不决,十几个人的团队都做不明白,一百多人之后岂不更乱?马云没容她多想要,一来菜鸟现在必须反对,二来童文红之前在集团的工作很少与天猫、淘宝正面交流,天猫物流的重新加入可以老大她理解电商业务。

  童文红虽然还就让确切菜鸟做到什么,但告诉不做到什么。团队积极性无法一窝蜂全都压制掉,团队建议可以做到一个物流交易平台,让商家和快递公司在上面权利交易,他们劝说童“只能靠一个APP就可以将所有环节切断”。

童文红不接纳,但给团队三个月时间尝试,三个月将近,团队也自动退出。  团队其他成员也在不时尝试,朱震曾带队去云南实地考察,指出菜鸟要投身于仓配上业务,构成统一的标准,并且限于到全国范围,但不是自营,而是与云南一家国营企业合作。

童指出做仓配上靠谱,但通过与国营企业合作的方式自营还是不对。“当时有些方向对了,只是操作者方式的问题。”童文红告诉他记者。

  试错的次数多了,童文红找到国内物流行业补的某种程度是仓库,更加最重要的是数据信息化、仓配上管理等环节。“商家即使寻找了仓库,但没一家仓配上公司可以构建信息化管理。”童文红开始意识到仓配的重要性。

  2014年4月,逍遥子接任沈国军,离任菜鸟新任CEO,逍遥子在电商平台战斗经验丰富,指出菜鸟应当插手仓配上这些环节,这给童文红不吃了一颗定心丸。  2、搭网  跟童文红聊过两次之后,万霖要求重新加入菜鸟。万霖美国博士毕业之后就重新加入亚马逊,离开了时主要负责管理集团的供应链业务。重新加入菜鸟之前,他对阿里巴巴印象最深刻印象的就是交易量,“每天交易量几千万,亚马逊峰值也只有几百万单”。

物流是个谈规模效应的行业,很多事情只有在有一定单量的基础上才有意义。  2014年年初,他和童文红电话交流,一周之后,他从西雅图飞到国内,两人又闲谈了两个多小时。

再行返回中国的时候,万霖拿着了妻子和两个孩子,加盟菜鸟之后,他负责管理跨境电商业务。  直到此时,菜鸟高层完全辨别出有一张明晰的网络,“地网”是负责管理线下仓库、租车、物流、落地配上、境外仓库等基础建设;“天网”是要用信息化的手段切断菜鸟的各个环节,一份数据踏遍天下;“人网”则是面向用户,获取菜鸟驿站、菜鸟白布白布等服务体系。  这样一张网络可以将社会上下人的仓库资源、落地配上资源整合一起,也解决问题了商家在库存和运输管理上的问题。“商家可以把库存管理转交专业的仓配公司,它们不会自动将库存放在离用户将近的地方,有了订单之后,自动分解包覆,租车到用户手中。

”万霖说明菜鸟的运作流程。  目前,菜鸟在天津、武汉、成都、沈阳等八个城市创建了自己的仓库,其余100多个是通过合作的方式。童文红算数过一笔账,预计到2020年,全国每天不会产生1.5亿个包覆,储存这些包覆最少必须3500万平方米,目前自有仓库面积多达两三百万平方米的公司不多达五个,“特别是在是在大城市周围,即便有那么大的仓库,也会几乎给菜鸟,所以菜鸟不会在大的节点之后修筑仓库,特一起不会在14个左右。

”童文红告诉他记者。  仓库只是开始,管理才是重中之重。广东心怡科技物流有限公司(以下全称“心怡”)是菜鸟在仓配上链条上的合作伙伴,之前主要为雅芳、玫琳凯等美妆公司做到仓库管理,每天单量在一万件左右。使用菜鸟的信息化管理与商超合作之后,心怡每天单量早已多达20万件。

不仅单量减少,更加最重要的是比起于美妆产品,一单商超强订单中产品的数量更加多,“卖化妆品一次有可能卖一件,但是商超一次不会卖很多东西。”童文红说明。  “一次挑拣一件产品跟十件产品可玩性差距相当大。

”童说道。业内更加偏向于考核仓库出件的数量,而不是订单的数量。

“心怡每天出库的产品数量能超过上百万件,是回来菜鸟一起茁壮一起的。”童文红回应类似于的合作伙伴在菜鸟的链条上还有很多。  在跨境物流这一段,信息化变得十分最重要,跨境电商牵涉到环节众多,国内揽收、仓库、清关、国际干线、货代、国外仓储等等,没一个公司可以将整个链条独立国家已完成。菜鸟要做到的是通过大数据将其串一起,“对用户来说,全程都是半透明的,但并不需要告诉经历多少繁复的步骤,只要能追踪包覆,确认递送时间就可以了。

”万霖说明。  如果把整个物流行业比作一个身体健康的人,仓库就是最重要器官,物流和快递公司就是动脉和静脉,而落地配上、境外仓储等就看起来毛细血管,将血液送往人体每一个角落。  童文红身后的“E.T.物流实验室”在2015年年底竣工,在末端仓储机器人、仓内简单捡货机器人矩阵、无人送来货机等多个技术应用于上均有布局。  3、合作还是武装起义?  圆通、中通、申通和韵达以及天天租车都发家于浙江桐庐县,这个总人口将近40万的县城,是国内租车行业的发源地,几家市场份额特一起近乎80%。

亚博集团

  如果细心查询,五家公司创始人或亲人、或故友,关系错综复杂,外界不时有他们“老死不相往来”的传言。童文红既无法沦为调解纠纷的“和事老”,也不愿任其残暴生长。经过十多年非常简单、蛮横的发展,几家快递公司早就习惯用价格战、同质化的服务来抢走市场。

  在菜鸟经常出现之前,它们之间竞争少于合作,但在菜鸟这个第三方经常出现之后,几家快递公司终究是能坐下一起。“菜鸟刚成立的时候,我猜中他们认同椅子来辩论过。”童文红打趣。

每个月,她都会和各快递公司负责人召开。  什么时候使出,什么时候静观其变,童文红仍然研究与他们共处的方式。

一段时间,几家公司可怕太低价格,冀图通过价格战不断扩大市场份额,她一开始没介入,后来找到丝毫没暂停的苗头,还影响到了淘宝和天猫的客户体验,童文红要求摊牌,告诉他他们菜鸟的底线。  几家公司竞争力有所不同,有的重视市场份额,有的重视技术和服务,并不是每一次抛的橄榄枝都能获得对方的号召。  菜鸟白布白布是一个客户端APP,构建了租车查收、相赠租车、驿站等服务。

年所发售的时候,圆通并没参予,德邦第一家车站出来回应“兜底”,如果用户下单之后,没快递公司接单,德邦会自动接单。  没多久,德邦在菜鸟白布白布上的份额蹿升至第一名,圆通等快递公司也相继回应“不愿合作”。童文红想要得很明白,“商家这样才长时间,哪个商家都想要较少花成本多干事,最差什么事情还能自己说了算,这些都可以解读,但我也很确切我要什么。

”在不少合作伙伴眼里,童文红很好说出,但也很强势。  仍然身处荷尔蒙气息浓烈的江湖中,她能看见里面的小心思,“非常简单并不代表全然,不代表看到别人的简单,看到背后的利益博弈论。”  想构建共赢,就无法是只争朝夕的合作。外界频传菜鸟与顺丰速运不和,但童回应没表态,只是对《中国企业家》说道,在菜鸟的一些环节中,双方依然在积极开展合作,只是没对外公开发表。

  “躺在这个方位上,必需要大度。”童文红说道。

“大度”可以意味著主观的尊重,也可以指出是为寻求发展而作出的让步。  (来源:中国企业家)  补点漆  童文红:有方法赚但不生气  继续会启动融资  近日菜鸟网络CEO童文红对外详尽描写了菜鸟三大业务发展方向,并首次对菜鸟的盈利能力展开了阐释。

  童文红首先回应,外界不理解菜鸟是因为全世界都没一个菜鸟这样的模型。据童文红讲解,菜鸟的业务可以用“三件事情”来总结,第一件事情是做到基础设施,还包括数据基础设施、与合作伙伴等一起建设和升级物流基础设施;第二件事情是在此基础上做到数据产品,协助商家和合作伙伴提高物流效率,全局优化物流。第三件事情是做到标准,把大家的力量子集在一起,构成菜鸟联盟,获取标准的公共服务品牌、公共售后服务体系等。  在谈到菜鸟盈利方向时,童文红回应,菜鸟有很多种方式赚,但目前菜鸟的优先级还是提高物流的智能化水平和服务能力:“我们是一家智能的数据赋能平台企业,我们的方向一定是通过数据化、智能化的产品,让物流合作伙伴、商家提高了订单和货物效率而赚,菜鸟也不会因此取得收益。

”  童文红同时也对菜鸟的首轮融资一些细节做到了透露。今年3月份,菜鸟网络已完成了正式成立以来的第一轮融资。

据她透漏,融资完结后至今,仍有大大有世界级的投资者通过有所不同渠道认识,想要再行参予,但目前菜鸟现金储备充足,继续会启动新的融资:“团队不期望被融资这件事过多睡觉,主要精力还是在业务上。-亚博集团。

本文来源:亚博集团-www.looktopbeauty.com